梅定妒,菊应羞画阑开处冠中秋上一句 下一句

出自清朝李清照的《鹧鸪天·桂花
原文翻译:
暗淡轻黄体性柔。情疏迹远只香留。何须浅碧深红色,自是花中第一流。(红 一作:轻)
梅定妒,菊应羞。画阑开处冠中秋。骚人可煞无情思,何事当年不见收。(阑 通:栏)
鹧鸪天·桂花拼音版
àn dàn qīng huáng tǐ xìng róu 。qíng shū jì yuǎn zhī xiāng liú 。hé xū qiǎn bì shēn hóng sè ,zì shì huā zhōng dì yī liú 。(shēn hóng yī zuò :qīng )
méi dìng dù ,jú yīng xiū 。huà lán kāi chù guàn zhōng qiū 。sāo rén kě shà wú qíng sī ,hé shì dāng nián bú jiàn shōu 。(lán tōng :lán )
※提示:拼音为程序生成,因此多音字的拼音可能不准确。

李清照的诗词大全

《念奴娇·春情》 《瑞鹧鸪(双银杏)》 《蝶恋花(永夜恹恹欢意少)》 《浣溪沙(小院闲窗春己深)》 《如梦令(常记溪亭日暮)》 《夏日绝句(生当作人杰)》 《菩萨蛮·归鸿声断残云碧》 《新荷叶·薄露初零》 《菩萨蛮·归鸿声断残云碧》 《渔家傲·雪里已知春信至》 《永遇乐·落日熔金》 《怨王孙·湖上风来波浩渺》 《浣溪沙(莫许杯深琥珀浓)》 《蝶恋花·泪湿罗衣脂粉满》 《行香子·七夕》 《临江仙·梅》 《长寿乐(微寒应候)》 《凤凰台上忆吹箫·香冷金猊》 《怨王孙(湖上风来波浩渺)》 《浣溪沙·淡荡春光寒食天》 《庆清朝慢(禁幄低张)》 《庆清朝·禁幄低张》 《行香子(草际鸣蛩,惊落梧桐)》 《凤凰台上忆吹箫·香冷金猊》 《添字丑奴儿·窗前谁种芭蕉树》 《鹧鸪天·寒日萧萧上琐窗》 《浣溪沙(髻子伤春懒更梳)》 《殢人娇(玉瘦香浓)》 《临江仙·梅》 《减字木兰花·卖花担上》 《好事近·风定落花深》 《一剪梅·红藕香残玉簟秋》 《清平乐(年年雪里)》 《添字丑奴儿·窗前谁种芭蕉树》 《怨王孙·湖上风来波浩渺》 《菩萨蛮·风柔日薄春犹早》 《小重山(春到长门春草青)》 《如梦令·昨夜雨疏风骤》 《行香子·七夕》 《如梦令·常记溪亭日暮》 《浣溪沙·小院闲窗春色深》 《长寿乐·南昌生日》 《武陵春·春晚》 《渔家傲·雪里已知春信至》 《诉衷情·夜来沉醉卸妆迟》 《添字采桑子(窗前谁种芭蕉树)》 《行香子·天与秋光》 《永遇乐(落日熔金)》 《菩萨蛮(归鸿声断残云碧)》 《念奴娇(萧条庭院)》 《浣溪沙·闺情》 《忆秦娥(临高阁)》 《减字木兰花·卖花担上》 《点绛唇(蹴罢秋千)》 《南歌子(天上星河转)》 《孤雁儿·世人作梅诗》 《南歌子·天上星河转》 《点绛唇(寂寞深闺)》 《凤凰台上忆吹箫(香冷金猊,被翻红浪)》 《点绛唇·闺思》 《孤雁儿(藤床纸帐朝眠起)》 《摊破浣溪沙(病起萧萧两鬓华)》 《念奴娇·春情》 《忆秦娥·咏桐》 《武陵春·春晚》 《蝶恋花·暖雨晴风初破冻》 《一剪梅(红藕香残玉簟秋)》 《浣溪沙·莫许杯深琥珀浓》 《孤雁儿·世人作梅诗》 《转调满庭芳》 《满庭芳(小阁藏春,闲窗锁昼)》 《多丽(小楼寒)》 《转调满庭芳·芳草池塘》 《蝶恋花·暖雨晴风初破冻》 《庆清朝·禁幄低张》 《点绛唇·闺思》 《醉花阴·薄雾浓云愁永昼》 《绝句(生当作人杰)》 《忆秦娥·咏桐》 《浣溪沙·髻子伤春慵更梳》 《一剪梅·红藕香残玉簟秋》 《偶成(十五年前花月底)》 《小重山·春到长门春草青》 《南歌子·天上星河转》 《夏日绝句》 《诉衷情·夜来沉醉卸妆迟》 《渔家傲(天接云涛连晓雾)》 《点绛唇·蹴罢秋千》 《渔家傲·天接云涛连晓雾》 《如梦令·昨夜雨疏风骤》 《点绛唇·蹴罢秋千》 《摊破浣溪沙·病起萧萧两鬓华》 《入咏楼(千古风流八咏楼)》 《蝶恋花·泪湿罗衣脂粉满》 《临江仙(庭院深深深几许)》 《渔家傲·天接云涛连晓雾》 《行香子·天与秋光》 《鹧鸪天(暗淡轻黄体性柔)》 《声声慢(寻寻觅觅)》 《如梦令·常记溪亭日暮》

鹧鸪天·桂花赏析一

  这首《鹧鸪天》词是一篇盛赞桂花的作品。在李清照词中,咏花之作很多,但推崇某花为第一流者还仅此一篇。它与《摊破浣溪沙》同为作者与丈夫居住青州时的作品。

  作为供观赏的花卉,艳丽的色彩是惹人喜爱的一个重要原因。此篇的上片正是抓住桂花“色”的特点来写的。“暗淡轻黄体性柔”,“暗”“淡”“轻”三字是形容桂花的色是暗黄、淡黄、轻黄。“体性柔”说这种花的花身和性质。

  “情疏迹远只香留。”这种树多生于深山中,宋之问诗:“为问山东桂,无人何自芳。”李白诗:“安知南山桂,绿叶垂芳根。”所以对人来说是迹远而情疏的,可是它的香却不因此而有所减少。

  “何须浅碧深红色,自是花中第一流。”作者以为,浅碧、深红在诸颜色中堪称美妙,然而,这些美妙的颜色,对于桂花来说,却是无须添加的。因为它浓郁的香气,温雅的体性已足使她成为第一流的名花,颜色淡一点又有什么要紧呢?

  上片围绕“色”与“香”的矛盾展开形象化的议论,生动地表现了作者的美学观点。对于“花”这个具体的审美对象来说,“色”属于外在美的范畴,“味”属于内在美的范畴,作者以为色淡味香的桂花“自是花中第一流”,足见作者对于内在美是很推崇的。

  下片的“梅定妒,菊应羞,画栏开处冠中秋”,是紧承上一片的意思写的。梅花,虽然开在早春,开在百花之前,而且姿容秀丽,仪态万千。但是,面对着“暗淡轻黄体性柔”的桂花,她却不能不生嫉妒之意;菊花,虽然开在深秋,独放百花之后,而且清雅秀美,幽香袭人,但面对着“情疏迹远只香留”的桂花,她也不能不掩饰羞愧之容。于是,正值中秋八月开放的桂花便理所当然地成为花中之冠了。

  “骚人可煞无情思,何事当年不见收。”“骚人”指的是屈原。屈原的《离骚》上多载草木名称,独独不见桂花。宋代的陈与义在《清平乐·咏桂》中说:“楚人未识孤妍,《离骚》遗恨千年。”意思和此词大体上是一致的,皆以屈原的不收桂花入《离骚》为憾事,以为这是屈原情思不足的缘故。

  就全篇来说,这首词的笔法是很巧妙的。全词自始至终都象是为桂花鸣不平,实际上是在抒发自己的幽怨之情。

  词中正面描写桂花的,只有开头两句。仅此两句便把桂花的颜色、光泽、性格、韵味都写尽了,为后面替桂花“鸣冤”、“正名”做好了铺垫。

  作者之所以推崇桂花为第一流的花朵,是因为她十分注重桂花的内在美,十分欣赏桂花的色淡味香,体性温雅。所谓“何须浅碧深红色”,言外之意是,只要味香性柔,无须浅碧深红;如果徒有“浅碧深红”便不能列为花中第一流。为了推崇桂花,作者甚至让梅花生妒,使菊花含羞。其实,作者的咏梅、咏菊之作是不少的,这两种花,论颜色,论风韵,确实不在桂花之下,她们的“妒”和“羞”恐怕还是因为她们没有桂花那样浓郁的芳香吧?最后,作者更直接谈及咏桂与情思的关系,她以非凡的艺术家的胆量和勇气指责屈原的当年不收桂花入《离骚》是“情思”不够的缘故。至此,作者既为桂花“正”了“名”,又抒发了自己的一怀幽情。实际上,那“暗淡轻黄体性柔,情疏迹远只香留”的桂花,正是作者傲视尘俗,乱世挺拔的正直性格的写照。

鹧鸪天·桂花赏析二

  这首《鹧鸪天》是一首咏桂词,风格独特,颇得宋诗之风,即以议论入词,托物抒怀

  “暗淡轻黄体性柔,情疏迹远只香留。”这十四字形神兼备,写出了桂花的独特风韵。前句重赋“色”,兼及体性;后句重咏怀,突出“香”字。桂有三种,白者名银桂,黄者名金桂,红者名丹桂。常生于高山之上,冬夏常青,以同类为林,间无杂树。 又秋天开花者为多,其花香味浓郁。“暗淡”、“轻黄”二词,说明桂花不以明亮炫目的光泽和禾农艳娇媚的颜色取悦于人。虽色淡光暗,却秉性温雅柔和,自有情怀疏淡,远迹深山,唯将浓郁的芳香常飘人间。

  以下转入议论。“何须浅碧深红色,自是花中第一流。”反映了清照的审美观,她认为品格的美、内的美尤为重要。“何须”二字,把仅以“色”美取胜的群花一笔荡开,而推出色淡香浓、迹远品高的桂花,大书特书。“自是花中第一流”为第一层议论。

  “梅定妒,菊应羞,画栏开处冠中秋。”为第二层议论。连清照一生酷爱的梅花“暗淡轻黄体性柔”的桂花面前,也不能不油然而生忌妒之意。而作者颇为称许的菊花也只能掩面含羞,自叹弗如。接着又从节令上着眼,称桂花为中秋时节的花中之冠。“骚人可煞无情思,何事当年不见收”,为第三层议论。传说屈原当年作《离骚》,遍收名花珍卉,以喻君子修身美德,唯独桂花不其列。清照很为桂花抱屈,因而毫不客气地批评了这位先贤,说他情思不足,竟把香冠中秋的桂花给遗漏了,实乃一大遗恨。

  这首词以群花作衬,以梅花作比,展开三层议论,形象地表达了词人对桂花的由衷赞美。桂花貌不出众,色不诱人,但却“暗淡轻黄”、“情疏迹远”而又馥香自芳,这正是词人品格的写照。这首词显示了词人卓尔不群的审美品味,值得用心玩味。

李清照简介

李清照(1081─1155?)号易安居士,济南(今属山东)人。父李格非,为元祐后四学士之一,夫赵明诚为金石考据家。崇宁元年(1102),徽宗以绍述神宗为名,任蔡京、赵挺之为左右相,立元祐党人碑,以司马光等百二十人为「奸党」,其父列名党籍,清照以诗上挺之。崇宁二年(1103),明诚出仕,矢志撰述以访求、著录古代金石文字为职志的《金石录》一书。大观元年(1107),蔡京复相,挺之卒。蔡京以挺之为元祐大臣所荐,为庇元祐「奸党」,追夺所赠官。明诚、清照夫妇因此屏居青州(今山东益都)乡里十年。宣和二年(1120)蔡京致仕后,明诚起知莱州(今山东掖县),此后又自莱移淄。靖康之难后。明诚奔母丧南下,知江宁府,清照载书至建康。建炎三年,赵明诚卒。离京自建康出走浙中,清照随亦入浙,经台、嵊、黄岩,从御舟海道至温州,复至越州,衢州,于绍兴二年(1132)赴杭州。绍兴四年,作《金石录后序》。绍兴中,以《金石录》表上于朝。卒年约七十馀。善属文,于诗尤工。《宋史·艺文志》著录《易安居士文集》七卷,俱不传。清照创词「别是一家」之说,其词创为「易安体」,为宋词一家。词集名《漱玉集》,今本皆为后人所辑。男中李后主,女中李易安,极是当行本色。前此太白,故称词家三李。(沈去矜)清照以一妇人,而词格乃抗轶周柳,虽篇帙无多,固不能不宝而存之,为词家一大宗矣。(《四库提要》)李易安作重阳《醉花阴》词,函致赵明诚云云。明诚自愧勿如。乃忘寝食,三日夜得十五阕,杂易安作以示陆德夫。德夫玩之再三曰:「只有『莫道不销魂』三句绝佳。」正易安作也。(《词苑丛谈》)李易安词,独辟门径,居然可观,其源自淮海、大晟,而铸语则多生造,妇人有此,可谓奇矣。(《白雨斋词话》)易安佳句,如《一剪梅》起七字云:「红藕香残玉簟秋」,精秀特绝,真不食人间烟火者。(同上书)

名句类别

四季」 「植物

编者注:本文提供了梅定妒,菊应羞画阑开处冠中秋上一句下一句 前一句后一句,鹧鸪天·桂花拼音版 李清照简介。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 | http://m.83366.net/ju/143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