帘外雨潺潺,春意阑珊上一句 下一句

出自宋朝李煜的《浪淘沙令·帘外雨潺潺
原文翻译:
帘外雨潺潺,春意阑珊。罗衾不耐五更寒。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
独自莫凭栏,无限江山,别时容易见时难。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
浪淘沙令·帘外雨潺潺拼音版
lián wài yǔ chán chán ,chūn yì lán shān 。luó qīn bú nài wǔ gèng hán 。mèng lǐ bú zhī shēn shì kè ,yī shǎng tān huān 。
dú zì mò píng lán ,wú xiàn jiāng shān ,bié shí róng yì jiàn shí nán 。liú shuǐ luò huā chūn qù yě ,tiān shàng rén jiān 。
※提示:拼音为程序生成,因此多音字的拼音可能不准确。

李煜的诗词大全

《柳枝(风情渐老见春羞)》 《更漏子(金雀钗)》 《清平乐·别来春半》 《谢新恩·冉冉秋光留不住》 《长相思·一重山》 《更漏子(柳丝长)》 《望江南·闲梦远》 《谢新恩(樱花落尽阶前月)》 《渔父(一棹春风一叶舟)》 《谢新恩·冉冉秋光留不住》 《一斛珠·晓妆初过》 《破阵子·四十年来家国》 《相见欢·林花谢了春红》 《临江仙(樱桃落尽春归去)》 《谢新恩(樱花落尽春将困)》 《渔父·浪花有意千里雪》 《临江仙·樱桃落尽春归去》 《采桑子(亭前春逐红英尽)》 《菩萨蛮·花明月暗笼轻雾》 《阮郎归·呈郑王十二弟》 《忆江南·多少恨》 《三台令(不寐倦长更)》 《乌夜啼·昨夜风兼雨》 《捣练子(一名深院月)》 《清平乐·别来春半》 《虞美人·风回小院庭芜绿》 《木兰花·晓妆初了明肌雪》 《谢新恩(冉冉秋光留不住)》 《临江仙(庭空客散人归后)》 《书灵筵手巾》 《喜迁莺·晓月坠》 《蝶恋花(遥夜亭皋闲信步)》 《喜迁莺(晓月堕)》 《后庭花破子(玉树后庭前)》 《望江梅(闲梦远,南国正清秋)》 《捣练子令(深院静)》 《捣练子令·深院静》 《望江南(多少恨)》 《相见欢(无言独上西楼)》 《亡后见形诗》 《谢新恩·秦楼不见吹箫女》 《挽辞》 《菩萨蛮·花明月暗笼轻雾》 《感怀》 《忆江南·多少恨》 《乌夜啼·昨夜风兼雨》 《虞美人·风回小院庭芜绿》 《木兰花·晓妆初了明肌雪》 《子夜歌·人生愁恨何能免》 《赐宫人庆奴》 《浪淘沙(一名卖花声)》 《渔父(一名渔歌子)》 《菩萨蛮(铜簧韵脆锵寒竹)》 《菩萨蛮》 《喜迁莺·晓月坠》 《长相思·一重山》 《赐宫人庆奴》 《长相思(一重山)》 《菩萨蛮(蓬莱院闭天台女)》 《渔父·浪花有意千里雪》 《病起题山舍壁》 《临江仙·樱桃落尽春归去》 《南歌子(云鬓裁新绿)》 《浣溪沙(红日已高三丈透)》 《望江南·闲梦远》 《开元乐(心事数茎白发)》 《采桑子(一名丑奴儿、罗敷媚、罗敷艳歌)》 《浣溪沙·转烛飘蓬一梦归》 《子夜歌(人生愁恨何能免)》 《相见欢·无言独上西楼》 《秋莺》 《浪淘沙(往事只堪哀)》 《捣练子令·深院静》 《虞美人(风回小院庭芜绿)》 《渔父(浪花有意千里雪)》 《浣溪沙(转烛飘蓬一梦归)》 《浣溪沙·红日已高三丈透》 《云鬓裁新绿,》 《玉楼春(晚妆初了明肌雪)》 《菩萨蛮(花明月暗笼轻雾)》 《书琵琶背》 《相见欢·林花谢了春红》 《浪淘沙令·帘外雨潺潺》 《悼诗》 《阮郎归(东风吹水日衔山)》 《阮郎归·呈郑王十二弟》 《题金楼子后》 《虞美人(春花秋月何时了)》 《望江梅(闲梦远,南国正芳春)》 《病中感怀》 《九月十日偶书》 《临江仙·樱桃落尽春归去》 《望江南(多少泪)》 《病中书事》 《浪淘沙·往事只堪哀》 《子夜歌(寻春须是先春早)》 《采桑子》 《渡中江望石城泣下》 《浪淘沙令·帘外雨潺潺》 《浪淘沙(帘外雨潺潺)》

浪淘沙令·帘外雨潺潺译文及注释

译文门帘外传来雨声潺潺,浓郁的春意又要凋残。罗织的锦被受不住五更时的冷寒。只有迷梦中忘掉自身是羁旅之客,才能享受片时的欢娱。独自一人在太阳下山时在高楼上倚靠栏杆遥望远方,因为想到旧时拥有的无限江山,心中便会泛起无限伤感离别它是容易的,再要见到它就很艰难。像流失的江水凋落的红花跟春天一起回去也,今昔对比,一是天上一是人间。

注释①此词原为唐教坊曲,又名《浪淘沙令》、《卖花声》等。唐人多用七言绝句入曲,南唐李煜始演为长短句。双调,五十四字(宋人有稍作增减者),平韵,此调又由柳永周邦彦演为长调《浪淘沙漫》,是别格。②潺潺:形容雨声。③阑珊:衰残。一作“将阑”。④罗衾(音qīn):绸被子。⑤不耐:受不了。一作“不暖”。⑥身是客:指被拘汴京,形同囚徒。⑦一晌(音shǎng):一会儿,片刻。一作“饷”(音xiǎng)⑧贪欢:指贪恋梦境中的欢乐。⑨凭栏:靠着栏杆。⑩江山:指南唐河山。

浪淘沙令·帘外雨潺潺鉴赏

  据《西清诗话》谓此词是作者去世前不久所写:“南唐李后主归朝后,每怀江国,且念嫔妾散落,郁郁不自聊,尝作长短句云‘帘外雨潺潺……’含思凄惋,未几下世。”从此词低沉悲怆的基调中,透露出这个亡国之君绵绵不尽的故土之思,可以说这是一支宛转凄苦的哀歌。

  上片用倒叙,先写梦醒再写梦中。起首说五更梦回,薄薄的罗衾挡不住晨寒的侵袭。帘外,是潺潺不断的春雨,是寂寞零落的残春;这种境地使他倍增凄苦之感。“梦里”两句,回过来追忆梦中情事,睡梦里好象忘记自己身为俘虏,似乎还在故国华美的宫殿里,贪恋着片刻的欢娱,可是梦醒以后,“想得玉楼瑶殿影,空照秦淮”(《浪淘沙》),却加倍地感到痛苦。

  过片三句自为呼应。说“独自莫凭栏”,是因为“凭栏”而不见“无限江山”,又将引起“无限伤感”。“别时容易见时难”,是当时常用的语言。《颜氏家训·风操》有“别易会难”之句,曹丕燕歌行》中也说“别日何易会日难”。然而作者所说的“别”,并不仅仅指亲友之间,而主要是与故国“无限江山”分别;至于“见时难”,即指亡国以后,不可能见到故土的悲哀之感。

  “流水”两句,叹息春归何处。张泌浣溪沙》有“天上人间何处去,旧欢新梦觉来时”之句,“天上人间”,是说相隔遥远,不知其处。这是指春,也兼指人。词人长叹水流花落,春去人逝,这不仅是此词的结束,亦暗示词人一生的即将结束。

  这首词,情真意切、哀婉动人,深刻地表现了词人的亡国之痛和囚徒之悲,生动地刻画了一个亡国之君的艺术形象。正如王国维在《人间词话》中所说:“李重光之词,神秀也。词至李后主而眼界始大,感慨遂深。……‘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金荃、浣花,能有此气象耶?”李煜后期词反映了他亡国以后囚居生涯中的危苦心情,确实是“眼界始大,感慨遂深”。且能以白描手法诉说内心的极度痛苦,具有撼动读者心灵的惊人艺术魅力。

李煜简介

李煜(937-978),初名从嘉,字重光,号钟隐,南唐中主第六子。徐州人。宋建隆二年(961年)在金陵即位,在位十五年,世称李后主。他嗣位的时候,南唐已奉宋正朔,苟安于江南一隅。宋开宝七年(974年),宋太祖屡次遣人诏其北上,均辞不去。同年十月,宋兵南下攻金陵。明年十一月城破,后主肉袒出降,被俘到汴京,封违命侯。太宗即位,进封陇西郡公。太平兴国三年(978)七夕是他四十二岁生日,宋太宗恨他有「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之词,命人在宴会上下牵机药将他毒死。追封吴王,葬洛阳邙山。后主前期词作风格绮丽柔靡,还不脱「花间」习气。国亡后在「日夕只以眼泪洗面」的软禁生涯中,以一首首泣尽以血的绝唱,使亡国之君成为千古词坛的「南面王」(清沈雄《古今词话》语),正是「国家不幸诗家幸,话到沧桑语始工」。这些后期词作,凄凉悲壮,意境深远,已为苏辛所谓的「豪放」派打下了伏笔,为词史上承前启后的大宗师,如王国维人间词话》所言:「词至李后主而眼界始大,感慨遂深。」至于其语句的清丽,音韵的和谐,更是空前绝后的了。后主本有集,已失传。现存词四十四首。

名句类别

四季」 「天气

编者注:本文提供了帘外雨潺潺,春意阑珊上一句下一句 前一句后一句,浪淘沙令·帘外雨潺潺拼音版 李煜简介。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 | http://m.83366.net/ju/155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