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桑子(严宵拥絮频惊起)拼音版

作者:纳兰性德 朝代:清朝
采桑子(严宵拥絮频惊起)原文
【采桑子】 严宵拥絮频惊起,[1] 扑面霜空。 斜汗朦胧,[2] 冷逼毡帷火不红。 香篝翠被浑闲事,[3] 回首西风。 数盏残钟, 一穗灯花似梦中。[4]
采桑子(严宵拥絮频惊起)拼音版
【cǎi sāng zǐ 】 yán xiāo yōng xù pín jīng qǐ ,[1] pū miàn shuāng kōng 。 xié hàn méng lóng ,[2] lěng bī zhān wéi huǒ bú hóng 。 xiāng gōu cuì bèi hún xián shì ,[3] huí shǒu xī fēng 。 shù zhǎn cán zhōng , yī suì dēng huā sì mèng zhōng 。[4]
※提示:拼音为程序生成,因此多音字的拼音可能不准确。

纳兰性德的诗词大全 纳兰性德的代表作 写过的诗词

《清平乐·孤花片叶》 《木兰词(人生若只如初见)》 《淡黄柳·咏柳》 《水调歌头·题西山秋爽图》 《点绛唇(别样幽芬)》 《采桑子·当时错》 《相见欢·落花如梦凄迷》 《金缕曲·赠梁汾》 《红窗月·燕归花谢》 《浪淘沙(夜雨做成秋)》 《浣溪沙·败叶填溪水已冰》 《菩萨蛮·隔花才歇廉纤雨》 《菩萨蛮(春花春月年年客)》 《虞美人·曲阑深处重相见》 《菩萨蛮(问君何事轻离别)》 《浣溪沙·伏雨朝寒愁不胜》 《采桑子(凉生露气湘弦润)》 《采桑子·九日》 《蝶恋花·辛苦最怜天上月》 《浣溪沙·谁念西风独自凉》 《菩萨蛮·隔花才歇帘纤雨》 《木兰花慢·立秋夜雨送梁汾南行》 《好事近·帘外五更风》 《浣溪沙·咏五更和湘真韵》 《卜算子·新柳》 《木兰词·拟古决绝词柬友》 《踏莎行·月华如水》 《赤枣子·寄语酿花风日好》 《红窗月·燕归花谢》 《临江仙·丝雨如尘云著水》 《木兰花慢·立秋夜雨送梁汾南行》 《菩萨蛮(春云吹散湘帘雨)》 《鹧鸪天(背立盈盈故作羞)》 《菊花新·用韵送张见阳令江华》 《采桑子(谢家庭院残更立)》 《河传·春浅》 《浣溪沙(杨柳千条送马蹄)》 《采桑子(谁翻乐府凄凉曲)》 《菩萨蛮·问君何事轻离别》 《四和香·麦浪翻晴风飐柳》 《秣陵怀古·山色江声共寂寥》 《采桑子(严宵拥絮频惊起)》 《风流子·秋郊即事》 《秣陵怀古(山色江声共寂寥)》 《河渎神·风紧雁行高》 《赤枣子·风淅淅》 《菩萨蛮·萧萧几叶风兼雨》 《望江南·咏弦月》 《菩萨蛮·新寒中酒敲窗雨》 《相见欢(微云一抹遥峰)》 《忆秦娥·山重叠》 《浣溪沙·咏五更和湘真韵》 《淡黄柳·咏柳》 《临江仙·丝雨如尘云著水》 《沁园春·丁巳重阳前》 《蝶恋花·出塞》 《采桑子·塞上咏雪花》 《浪淘沙·夜雨做成秋》 《采桑子(冷香萦遍红桥梦)》 《如梦令·正是辘轳金井》 《山花子·风絮飘残已化萍》 《画堂春·一生一代一双人》 《卜算子·新柳》 《浣溪沙·雨歇梧桐泪乍收》 《琵琶仙·中秋》 《菩萨蛮·隔花才歇廉纤雨》 《采桑子·塞上咏雪花》 《菩萨蛮·新寒中酒敲窗雨》 《柳枝词(池上闲房碧树围)》 《鹧鸪天·离恨》 《菩萨蛮(为春憔悴留春住)》 《鹧鸪天(雁贴寒云次第飞)》 《一络索·过尽遥山如画》 《采桑子·九日》 《生查子(短焰剔残花)》 《采桑子·土花曾染湘娥黛》 《清平乐·风鬟雨鬓》 《生查子·鞭影落春堤》 《摊破浣溪沙(风絮飘残已化萍)》 《青衫湿(近来无限伤心事)》 《采桑子(非关僻爱轻模样)》 《菩萨蛮(雾窗寒对遥天暮)》 《南乡子(泪咽却无声)》 《于中好·送梁汾南还为题小影》 《蝶恋花(辛苦最怜天上月)》 《金缕曲·亡妇忌日有感》 《卜算子(娇软不胜垂)》 《菩萨蛮(催花未歇花奴鼓)》 《金缕曲·亡妇忌日有感》 《咏笼莺》 《菩萨蛮·萧萧几叶风兼雨》 《菩萨蛮·春云吹散湘帘雨》 《南乡子·为亡妇题照》 《木兰词·拟古决绝词柬友》 《南乡子·秋暮村居》 《于中好(尘满疏帘素带飘)》 《山花子·小立红桥柳半垂》 《菩萨蛮·催花未歇花奴鼓》 《画堂春(一生一代一双人)》 《临江仙(飞絮飞花何处是)》

纳兰性德简介

纳兰性德(1655-1685):为武英殿大学士明珠长子,原名成德,字容若,号楞伽山人,满族,满洲正黄旗,清初著名词人。 性德少聪颖,读书过目即能成诵,继承满人习武传统,精于骑射。在书法、绘画、音乐方面均有一定造诣。康熙十五年(进士。授三等侍卫,寻晋一等,武官正三品。 妻两广总督卢兴祖之女卢氏,赐淑人,诰赠一品夫人,婚后三年,妻子亡故,吴江叶元礼亲为之撰墓志铭,继娶官氏,赐淑人。妾颜氏,后纳江南沈宛,著有《选梦词》“风韵不减夫婿”,亡佚。纳兰性德死时,年仅三十一岁,“文人祚薄,哀动天地”葬于京西皂荚屯。有三子四女。一女嫁与骁将年羹尧。纳兰性德与朱彝尊陈维崧顾贞观、姜宸英、严绳孙等汉族名士交游,从一定程度上为清廷笼络住一批汉族知识分子。一生著作颇丰:《通志堂集》二十卷、《渌水亭杂识》四卷,《词林正略》;辑《大易集义粹言》八十卷,《陈氏礼记说补正》三十八卷;编选《近词初集》、《名家绝句钞》、《全唐诗选》等书,笔力惊人。 纳兰性德以词闻,现存349首,哀感顽艳,有南唐后主遗风,悼亡词情真意切,痛彻肺腑,令人不忍卒读,王国维有评:"北宋以来,一人而已"。 朱祖谋云:"八百年来无此作者" ,潭献云"以成容若之贵……,而作词皆幽艳哀断,所谓别有怀抱者也",当时盛传,“家家争唱饮水词,纳兰心事几人知”。《纳兰词》传至国外,朝鲜人谓“谁料晓风残月后,而今重见柳屯田”。纳兰词初名《侧帽》,后名《饮水》,现统称纳兰词。

本文提供采桑子(严宵拥絮频惊起)原文,采桑子(严宵拥絮频惊起)翻译,采桑子(严宵拥絮频惊起)赏析,采桑子(严宵拥絮频惊起)拼音版,纳兰性德简介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 | http://www.83366.net/shi/192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