捣练子令·深院静拼音版

作者:李煜 朝代:宋朝
捣练子令·深院静原文
深院静,小庭空,断续寒砧断续风。
无奈夜长人不寐,数声和月到帘栊。
捣练子令·深院静拼音版
shēn yuàn jìng ,xiǎo tíng kōng ,duàn xù hán zhēn duàn xù fēng 。
wú nài yè zhǎng rén bú mèi ,shù shēng hé yuè dào lián lóng 。
※提示:拼音为程序生成,因此多音字的拼音可能不准确。

李煜的诗词大全 李煜的代表作 写过的诗词

《虞美人·春花秋月何时了》 《谢新恩(冉冉秋光留不住)》 《题金楼子后》 《木兰花·晓妆初了明肌雪》 《长相思·一重山》 《子夜歌(寻春须是先春早)》 《挽辞》 《浪淘沙(一名卖花声)》 《浪淘沙(帘外雨潺潺)》 《相见欢(无言独上西楼)》 《虞美人(风回小院庭芜绿)》 《虞美人·春花秋月何时了》 《望江南(多少泪)》 《菩萨蛮》 《望江南·闲梦远》 《相见欢(林花谢了春红)》 《更漏子(金雀钗)》 《相见欢·林花谢了春红》 《玉楼春(晚妆初了明肌雪)》 《菩萨蛮(铜簧韵脆锵寒竹)》 《谢新恩(樱花落尽阶前月)》 《秋莺》 《赐宫人庆奴》 《病中感怀》 《喜迁莺(晓月堕)》 《悼诗》 《病起题山舍壁》 《长相思(云一緺)》 《谢新恩·秦楼不见吹箫女》 《清平乐·别来春半》 《临江仙·樱桃落尽春归去》 《书灵筵手巾》 《清平乐·别来春半》 《相见欢·林花谢了春红》 《九月十日偶书》 《浣溪沙(红日已高三丈透)》 《一斛珠(晓妆初过)》 《阮郎归·呈郑王十二弟》 《清平乐(别来春半)》 《长相思(一名双红豆、山渐青、忆多娇)》 《乌夜啼(昨夜风兼雨)》 《菩萨蛮(花明月暗笼轻雾)》 《开元乐(心事数茎白发)》 《南歌子(云鬓裁新绿)》 《菩萨蛮·花明月暗笼轻雾》 《赐宫人庆奴》 《虞美人·风回小院庭芜绿》 《捣练子令(云鬟乱)》 《三台令(不寐倦长更)》 《病中书事》 《子夜歌·人生愁恨何能免》 《望江南·闲梦远》 《捣练子令(深院静)》 《望江南(多少恨)》 《破阵子·四十年来家国》 《采桑子》 《采桑子(亭前春逐红英尽)》 《浣溪沙·转烛飘蓬一梦归》 《捣练子(一名深院月)》 《浪淘沙(往事只堪哀)》 《子夜歌(人生愁恨何能免)》 《一斛珠·晓妆初过》 《后庭花破子(玉树后庭前)》 《谢新恩·冉冉秋光留不住》 《乌夜啼·昨夜风兼雨》 《谢新恩·冉冉秋光留不住》 《送邓王二十弟从益牧宣城》 《菩萨蛮(蓬莱院闭天台女)》 《浣溪沙·红日已高三丈透》 《喜迁莺·晓月坠》 《柳枝(风情渐老见春羞)》 《破阵子·四十年来家国》 《云鬓裁新绿,》 《忆江南·多少恨》 《蝶恋花(遥夜亭皋闲信步)》 《乌夜啼·昨夜风兼雨》 《阮郎归(东风吹水日衔山)》 《望江梅(闲梦远,南国正清秋)》 《渡中江望石城泣下》 《阮郎归·呈郑王十二弟》 《临江仙(庭空客散人归后)》 《临江仙·樱桃落尽春归去》 《木兰花·晓妆初了明肌雪》 《忆江南·多少恨》 《渔父(一名渔歌子)》 《虞美人(春花秋月何时了)》 《梅花》 《相见欢·无言独上西楼》 《亡后见形诗》 《更漏子(柳丝长)》 《浪淘沙令·帘外雨潺潺》 《相见欢·无言独上西楼》 《捣练子令·深院静》 《浣溪沙(转烛飘蓬一梦归)》 《谢新恩(樱花落尽春将困)》 《感怀》 《菩萨蛮·花明月暗笼轻雾》 《采桑子(一名丑奴儿、罗敷媚、罗敷艳歌)》 《渔父·浪花有意千里雪》 《长相思(一重山)》

捣练子令·深院静译文及注释

译文秋风送来了断续的寒砧声,在小庭深院中,听得格外真切。夜深了,月光和砧声穿进帘栊,更使人联想征人在外,勾起了绵绵的离恨相思。因而长夜不寐,愁思百结。

注释⑴砧(zhēn):捣衣石。⑵寒砧:寒夜捣帛声。古代秋来,家人捣帛为他乡游子准备寒衣。⑶栊:窗户。

捣练子令·深院静鉴赏

  “捣练子”既是词牌,又是这首小词的题目。练是一种白丝熟绢,须用木杵在砧石上捶击而成;令指小令,是短歌的意思。作者在这首仅有二十七个字的小令中,着力表现秋夜捣练声给一个因孤独苦闷而彻夜难眠者带来的内心感受,含而不露地传达了一种难言的心理隐秘与情绪气氛。

  境界的鲜明如画与意象的深蕴含蓄是这首词在意境创造上的主要特征。作者采取了类似电影推摄的手法,运用远、近景跳切镜头,从全景到近景,逐渐推出抒情主人公的特写。前面两个三字句,“院”与“庭”的遣词实际上并非同义反复,那是两个远、近景跳切镜头的巧妙组合。“深院”是世家豪族的深宅大院,所谓“侯门一入深如海”、“庭院深深深几许”是也。这是着眼于全景。“小庭”则是这整体中的一个单元,即千重万落中的一个独立小院,一个小天井。镜头从全景推近,把读者不知不觉地引入画面,置身于一个具体可感的环境之中。以上还只是画面的形,属于表层特征,还未抓住其中的“神”,即画面所蕴内在的深层特征。两幅画面分别用两个极平凡的字“静”和“空”来点化,应细加体味。借大宅院之“静”,当不仅仅是客观外在的安静、清静,在词语的深层结构中融入了强烈的主观情绪。那是静得让人恐惧,静得让人透不过气,是在心理压抑下而产生的一种深在的静谧感。小庭“空”,更明显不是客观意义的空空荡荡。这样的贵族之家,仆人丫鬟总不会太少,花木池台、金井玉栏大约也是有的,作者偏偏用个“空”字,一笔抹去,就只能说是他的主观感觉在作怪,一切都视而不见了。原来,处在巨大建筑群落中的一个小天井,本身就带有一种压抑感和冷落感,一个寂寥空虚,百无聊赖的人处身于这种氛围,那当然会加倍感到难以忍受的孤独、郁闷和焦虑。

  “断续寒砧断续风”,更渲染了这种沉寂、静谧,那木杵捶击石砧的咚咚声被阵阵悲凉的秋风荡来,时轻时重,时断时续,无止无休更加深了主人公的孤寂感。寒砧,即捣练的石板,这里指代寒秋中的砧声。“断续”一词的重复,是有意的安排,不仅体现了作者避巧就拙,崇尚素朴的语言风格,而且逼真地传达出捣练声在秋风中飘忽不定的神韵。更为重要的,这种似往而还,若断若联,飘荡空灵的听觉效果,又与抒情主人公内在情绪的延展变化节奏完全合拍。接着作者进一步把镜头推近,画面上映出抒情主人公的特写:夜深了,秋月如水,随同寒砧声从门窗一起泻入,搅扰得他心神不宁,辗转反侧,无法入睡。“无奈”二字,使读者似乎看见了他那紧皱的眉头和无限焦虑而又无可如何的眼神。这才是词境的核心,画幅的焦点,以上的镜头画面都是这个焦点的烘托和铺垫。几声寒砧就会把主人公折磨得彻夜失眠,是因为它是一个特定的情感符号,包含着特定的情感信息。在古代诗歌中,捣衣或捣练声常常用来表现征人妇对远戍边关的丈夫之思怨。如,南朝刘宋文学家谢惠连有一首著名的《捣衣诗》,保存在《文选》里,写的就是这种征妇怨;北周庾信的《夜听捣衣诗》,主题是“谁怜征戎客,今夜在交河”;初唐诗人沈佺期的《古意呈补阙乔知之》一诗,其中有这样的句子:“九月寒砧催木叶,十月征戍忆辽阳”;李白的《子夜吴歌》“长安一片月,万户捣衣声。秋风吹不尽,总是玉关情”自是任人皆知了。由此可见,寒砧声作为一种情感的形式或象征,逐渐抽象化、符号化,已经凝固到文学传统之中。既是一种情感的符号,就有引发特定心理情绪的心理导向功能,当然就不仅仅限于征妇怨,也可以是一般夫妇、情人的思忆之情,甚或是实际并无具体对象而纯属某种心理感觉的类似情绪。而这首小词却具有这样的特点:境界单纯,明晰,确定,而意象却扑朔迷离,模糊朦胧。那么,这里是指情人,征夫,故旧,或是故国。作者或许当时确有具体所指,或许本来就是一种莫名的心理情绪和感受,所谓“此情可行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是也。有些作品,越是意象朦胧,留给读者参与想象、创造的余地就越大,其审美价值也越高。这首小词可以说就是这样一首优美的朦胧诗。对于这一点,清代著名词人纳兰性德已有所发现,他曾说李后主“兼饶烟水迷离之致”(《渌水亭杂识》)。纳兰氏十分准确地指出了李煜词直抒胸臆之外的另一种含蓄风格。

李煜简介

李煜(937-978),初名从嘉,字重光,号钟隐,南唐中主第六子。徐州人。宋建隆二年(961年)在金陵即位,在位十五年,世称李后主。他嗣位的时候,南唐已奉宋正朔,苟安于江南一隅。宋开宝七年(974年),宋太祖屡次遣人诏其北上,均辞不去。同年十月,宋兵南下攻金陵。明年十一月城破,后主肉袒出降,被俘到汴京,封违命侯。太宗即位,进封陇西郡公。太平兴国三年(978)七夕是他四十二岁生日,宋太宗恨他有「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之词,命人在宴会上下牵机药将他毒死。追封吴王,葬洛阳邙山。后主前期词作风格绮丽柔靡,还不脱「花间」习气。国亡后在「日夕只以眼泪洗面」的软禁生涯中,以一首首泣尽以血的绝唱,使亡国之君成为千古词坛的「南面王」(清沈雄《古今词话》语),正是「国家不幸诗家幸,话到沧桑语始工」。这些后期词作,凄凉悲壮,意境深远,已为苏辛所谓的「豪放」派打下了伏笔,为词史上承前启后的大宗师,如王国维人间词话》所言:「词至李后主而眼界始大,感慨遂深。」至于其语句的清丽,音韵的和谐,更是空前绝后的了。后主本有集,已失传。现存词四十四首。
宋词三百首 婉约

本文提供捣练子令·深院静原文,捣练子令·深院静翻译,捣练子令·深院静赏析,捣练子令·深院静拼音版,李煜简介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 | http://www.83366.net/shi/506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