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平乐·金风细细拼音版

作者:晏殊 朝代:清朝
清平乐·金风细细原文
金风细细。叶叶梧桐坠。绿酒初尝人易醉。一枕小窗浓睡。
紫薇朱槿花残。斜阳却照阑干。双燕欲归时节,银屏昨夜微寒。
清平乐·金风细细拼音版
jīn fēng xì xì 。yè yè wú tóng zhuì 。lǜ jiǔ chū cháng rén yì zuì 。yī zhěn xiǎo chuāng nóng shuì 。
zǐ wēi zhū jǐn huā cán 。xié yáng què zhào lán gàn 。shuāng yàn yù guī shí jiē ,yín píng zuó yè wēi hán 。
※提示:拼音为程序生成,因此多音字的拼音可能不准确。

晏殊的诗词大全 晏殊的代表作 写过的诗词

《诉衷情(寿)》 《诉衷情·东风杨柳欲青青》 《渔家傲·画鼓声中昏又晓》 《木兰花·燕鸿过后莺归去》 《蝶恋花·槛菊愁烟兰泣露》 《秋蕊香》 《拂霓裳》 《浣溪沙·玉碗冰寒滴露华》 《红窗听》 《少年游·重阳过后》 《瑞鹧鸪(咏红梅)》 《木兰花·燕鸿过后莺归去》 《踏莎行·小径红稀》 《玉堂春》 《长生乐》 《凤衔杯》 《渔家傲》 《浣溪沙(一曲新词酒一杯)》 《玉楼春·春恨》 《踏莎行·祖席离歌》 《浣溪沙·一曲新词酒一杯》 《浣溪沙·一向年光有限身》 《望仙门》 《渔家傲·画鼓声中昏又晓》 《中秋月(十轮霜影转庭梧)》 《瑞鹧鸪》 《破阵子·春景》 《采桑子·时光只解催人老》 《无题·油壁香车不再逢》 《少年游》 《相思儿令》 《浣溪沙·小阁重帘有燕过》 《胡捣练》 《木兰花·池塘水绿风微暖》 《撼庭秋·别来音信千里》 《清平乐·金风细细》 《无题·油壁香车不再逢》 《踏莎行·碧海无波》 《浣溪沙·一向年光有限身》 《喜迁莺·花不尽》 《清平乐·红笺小字》 《采桑子·时光只解催人老》 《鹊踏枝》 《迎春乐》 《踏莎行·碧海无波》 《踏莎行·小径红稀》 《破阵子·春景》 《少年游·重阳过后》 《采桑子(石竹)》 《山亭柳·赠歌者》 《燕归梁》 《睿恩新》 《踏莎行》 《诉衷情·芙蓉金菊斗馨香》 《浣溪沙·玉碗冰寒滴露华》 《破阵子·燕子欲归时节》 《诉衷情·芙蓉金菊斗馨香》 《山亭柳·赠歌者》 《撼庭秋·别来音信千里》 《滴滴金》 《玉楼春·春恨》 《破阵子》 《清平乐·金风细细》 《送凌侍郎还宣州》 《蝶恋花·槛菊愁烟兰泣露》 《望汉月》 《喜迁莺·花不尽》 《浣溪沙·一曲新词酒一杯》 《木兰花·池塘水绿风微暖》 《破阵子·燕子欲归时节》 《清平乐·红笺小字》 《诉衷情·东风杨柳欲青青》 《殢人娇》 《送凌侍郎还宣州》

清平乐·金风细细译文及注释

译文微微的秋风正在细细吹拂,梧桐树叶正在飘飘坠下。初尝香醇绿酒便让人陶醉,在小窗之前一枕酣眠浓睡。紫薇和朱槿在秋寒里凋残,只有夕阳映照着楼阁栏杆。双燕到了将要南归的季节,镶银的屏风昨夜已微寒。

注释①金风:秋风。②紫薇朱槿:花名。紫薇:落叶小乔木,花红紫或白,夏日开,秋天凋,故又名“百日红”。朱槿:红色木槿,落叶小灌木,夏秋之交开花,朝开暮落。又名扶桑。③银屏:银饰屏风。

清平乐·金风细细赏析

  此词与作者的《浣溪沙·小阁重帘有燕过》都突出反映了晏殊词的闲雅风格和富贵气象。作者以精细的笔触,描写细细的秋风、衰残的紫薇、木槿、斜阳照耀下的庭院等意象,通过主人公精致的小轩窗下目睹双燕归去、感到银屏微寒这一情景,营造了一种冷清索寞的意境,这一意境中抒发了词人淡淡的忧伤

  这首词写初秋时节的哀愁。全词生动形象地表现出词人闲雅的风格。结构紧凑,布局天成。一系列色彩词的运用,色彩斑斓,透露出词人对其中许多颜色将在秋风中暗淡,消失而表现出内心的感伤。另外,客观地表现初秋之物象,主观情感含而不露,让读者从字里行间品味出含蓄的愁绪。

  起首二句写景中点明时间,渲染环境。金风,即秋风。《文选》张协杂诗》“金风扇素节”中,李善注曰:“西方为秋而主金,故秋风曰金风也。”此时庭院内是西风落叶,画堂中的词人因饮了绿酒,一会儿便醉眠了。用笔轻灵,色调淡雅,语气仿佛与一位友人娓娓而谈。其中两组叠字,首尾相接,音律谐婉。以“细细”状金风,就没有秋风惯有的那种萧飒之感,而显得平静、悠闲。“叶叶”这两个名词连用,展开一片片叶子飘落的景象,并使人感到很有次序、很有节奏。向来写梧桐经秋都是较为凄厉的,如温庭筠更漏子》:“梧桐树,三更雨,不道离情正苦。一叶叶,一声声,空阶滴到明。”李煜乌夜啼》:“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经过一代又一代词人的染笔,以至于使人一听到秋风吹拂梧桐,就产生凄凉况味。而象晏殊写得如此平淡幽细的,却极为少见。下面“绿酒”一句,因为用了“初”字和“易”字,就觉得他的酒量不大,浅尝辄醉,也是淡淡的一笔。然后词人才用了较重的笔墨:“一枕小窗浓睡。”“绿酒”句点出“浓睡”的原因,是陪笔,“一枕”句才是此片的主意。宣何以“易醉”?浅醉何得“浓睡”?原来词人有一点淡淡闲愁,有愁故易醉,愁浅故睡浓。

  下片则是写次日薄暮酒醒时的感觉。词人一觉就睡了整整一个昼夜,睡极浓矣。浓睡中无愁无忧,酒醒后是什么样的情绪,他没有言明,只是通过他眼中所见的景象,折射出心情之悠闲,神态之慵怠,而结句中却仍反映出一点淡淡的哀愁。紫薇,夏季开花;朱槿,夏秋间吐艳。上片说金风吹得梧桐叶坠,显然是秋天了,所以词人从小窗望出去,这两种花都已凋残。值得注意的是:上片的梧桐叶坠,为耳中所闻;下片的两种花残,乃眼中所见。词人正是通过对周围事物的细微感觉,来表现他此际的情怀。“斜阳却照阑干”,紧承前句,描写静景。晏殊另一首《踏莎行》中云:“一场愁梦酒醒时,斜阳却照深深院。”词境相似。

  日暮了,斜阳正照着阑干,正是“双燕欲归时节”。此意平平说来,似不相干语、没要紧语,但实际上,却用这样的语言来调和气氛,缓冲节奏,烘托情感。吴衡照《莲子居词话》云:“言情之词,必借景色映托,乃具深婉流美之感。”“燕子欲归”,乃系景语,它对下句“银屏昨夜微寒”,正好起了一个铺垫和烘托的作用。双双紫燕即将归巢了,这个景象便兴起词人独居无聊之感,于是他想到昨夜酒醉后原是一个人独宿。一种凄凉意绪、淡漠愁情,不禁流于言外。但他不用“枕寒”、“衾寒”那些用熟了的字面,偏偏说屏风有些微寒。寓情于景,含蓄蕴藉,令人低徊不尽。

  这首词的特点是风调闲雅,气象华贵,二者本有些矛盾,但词人却把它统一起来,形成表现自己个性的特殊风格。晏殊以相位之尊,间为小歌词,得花间遗韵。刘攽《中山诗话》说:“无献尤喜冯延巳歌词,其所自作,亦不减延巳乐府。”也就是说他的词风酷似冯延巳。但从这首词来看,它的闲雅风调虽似冯词,而其华贵气象倒有点像温庭筠的作品。不过温词的华贵,大都表现词藻上的镂金错采,故王国维以“画屏金鹧鸪”状其词风。晏词的华贵却不专主形貌,而于精神。“每吟咏富贵,不言金玉锦绣,而惟说其气象,若‘楼台侧畔杨花过,帘幕中间燕子飞’,‘梨花院落溶溶月,柳絮池塘淡淡风’之类是也。”(见吴处厚《青箱杂记》)这首词中所写的风,正与上举两例相似。它所塑造的形象,借用晁补之评论其子晏几道词的说话,一看就知道“不是三家村中人”,而是一个雍容闲雅的士大夫。

晏殊简介

晏殊(991-1055)字同叔,北宋政治家、文学家。抚州临川(今属江西)人。七岁能文,十四岁以神童召试,赐同进士出身。在真、仁两朝从秘书省正字到知制诰,礼部、刑部、工部尚书,同中书门下平章事、集贤殿大学士兼枢密使。谥元献。平生爱荐举贤才,范仲淹韩琦欧阳修等名臣皆出其门下。他一生富贵优游,所作多吟成于舞榭歌台、花前月下,而笔调闲婉,理致深蕴,音律谐适,词语雅丽,为当时词坛耆宿,在北宋文坛上享有很高的地位。诗、文、词兼擅。《宋史》本传说他「文章赡丽,应用不穷。尤工诗,闲雅有情思」。词作受冯延已的影响较深,与欧阳修并称「晏欧」。题材比较狭窄,对南唐词因袭成分较大。由于一生显贵,词作主要反映富贵闲适生活,以及在这种生活环境中产生的感触和闲愁。《浣溪沙(无可奈何花落去)》是其代表作,其中「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为传诵之名句。间或流露出旷达情怀,概括出对人们有启迪的人生哲理艺术风格和婉明丽,清新含蓄。所作皆为小令,善于即景抒情,以鲜明生动的形象,构成形神兼备的意境,写景重其精神,前人评为「更自神到」。语言精炼浑成。这是他的词作内容虽一般却能万口流传的主要原因。在小令的写作技巧上,晏殊有所发展,且使之日臻纯熟。原有集,已散佚,仅存《珠玉词》130多首及清人所辑《晏元献遗文》。又编有类书《类要》,今存残本。

写风 婉约

本文提供清平乐·金风细细原文,清平乐·金风细细翻译,清平乐·金风细细赏析,清平乐·金风细细拼音版,晏殊简介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 | http://www.83366.net/shi/568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