鹊踏枝·清明拼音版

作者:冯延巳 朝代:宋朝
鹊踏枝·清明原文
六曲阑干偎碧树,杨柳风轻,展尽黄金缕。谁把钿筝移玉柱?穿帘海燕惊飞去。
满眼游丝兼落絮,红杏开时,一霎清明雨。浓睡觉来慵不语,惊残好梦无寻处?
鹊踏枝·清明拼音版
liù qǔ lán gàn wēi bì shù ,yáng liǔ fēng qīng ,zhǎn jìn huáng jīn lǚ 。shuí bǎ diàn zhēng yí yù zhù ?chuān lián hǎi yàn jīng fēi qù 。
mǎn yǎn yóu sī jiān luò xù ,hóng xìng kāi shí ,yī shà qīng míng yǔ 。nóng shuì jiào lái yōng bú yǔ ,jīng cán hǎo mèng wú xún chù ?
※提示:拼音为程序生成,因此多音字的拼音可能不准确。

冯延巳的诗词大全 冯延巳的代表作 写过的诗词

《上行杯(落梅着雨消残粉)》 《采桑子(画堂灯暖帘栊卷)》 《应天长(石城山下桃花绽)》 《长相思(红满枝)》 《归国谣》 《忆江南(云岁迎春楼上月)》 《鹊踏枝·梅落繁枝千万片》 《寿山曲》 《鹊踏枝·几日行云何处去》 《思越人(酒醒情怀恶)》 《三台令(明月)》 《谒金门(风乍起)》 《鹊踏枝·几日行云何处去》 《更漏子(风带寒)》 《更漏子(金剪刀)》 《采桑子(洞房深夜笙歌散)》 《芳草渡(梧桐落)》 《醉花间(晴雪小园春未到)》 《寿山曲(铜壶滴漏初尽)》 《醉桃源(南园春半踏青时)》 《上行杯(与本调不同)》 《点绛唇(荫绿围红)》 《三台令(南浦)》 《采桑子(樱桃谢了梨花发)》 《采桑子(花前失却游春侣)》 《采桑子(画堂昨夜愁无睡)》 《采桑子(西风半夜帘栊冷)》 《清平乐·雨晴烟晚》 《贺圣朝》 《鹤冲天(晓月坠)》 《抛球乐·逐胜归来雨未晴》 《采桑子(酒阑睡觉天香暖)》 《鹊踏枝·清明》 《谒金门·风乍起》 《采桑子(中庭雨过春将尽)》 《更漏子(秋水平)》 《三台令(春色)》 《采桑子(昭阳忆得神仙侣)》 《采桑子(寒蝉欲报三秋候)》 《蝶恋花·几度凤楼同饮宴》 《相见欢(晓窗梦到昭华)》 《思越人(与本调不同)》 《菩萨蛮·回廊远砌生秋草》 《应天长(石城花落江楼雨)》 《长命女·春日宴》 《归自谣(春艳艳)》 《贺圣朝(金丝帐暖牙床稳)》 《更漏子(雁孤飞)》 《应天长(兰房一宿还归去)》 《清平乐·雨晴烟晚》 《鹊踏枝·谁道闲情抛弃久》 《鹊踏枝·清明》 《采桑子(笙歌放散人归去)》 《采桑子(小堂深静无人到)》 《阮郎归》 《长命女(春日宴)》 《醉花间(林雀归栖撩乱语)》 《蝶恋花》 《更漏子(夜初长)》 《虞美人(玉钩弯柱调鹦鹉)》 《金错刀(一名醉瑶瑟)》 《浣溪沙·春到青门柳色黄》 《舞春风(一名瑞鹧鸪)》 《菩萨蛮·回廊远砌生秋草》 《抛球乐·逐胜归来雨未晴》 《三台令》 《醉花间(月落霜繁深院闭)》 《忆江南(二首,与本调不同)》 《醉桃源(角声吹断陇梅枝)》 《采桑子·花前失却游春侣》 《鹊踏枝·谁道闲情抛弃久》 《谒金门·风乍起》 《归自谣(寒山碧)》 《南乡子·细雨湿流光》 《忆秦娥(风淅淅)》 《忆江南(今日相逢花未发)》 《长命女·春日宴》 《浣溪沙·春到青门柳色黄》 《采桑子(马嘶人语春风岸)》 《采桑子·花前失却游春侣》 《点绛唇》 《金错刀(日融融)》 《鹊踏枝·梅落繁枝千万片》 《采桑子(风微帘幕清明近)》

鹊踏枝·清明赏析

  此词的题目是“清明”,用很多笔墨描写春景,仅末尾两句写情,然而,情寓于景,情重于景。先看一下前人对此词的评价。《词辨》谭献评:“金碧山水,一片空濛,此正周氏(周济)所谓‘有寄托入,无寄托出’也。‘满眼游丝兼落絮’是感,‘一霎清明雨’是境,‘浓睡觉来莺乱语’(《乐府雅词》、《花庵词选》“慵不”皆作“莺乱”)是人,‘惊残好梦无寻处’是情。”陈廷焯《白雨斋词话》云:“‘浓睡觉来莺乱语,惊残好梦无寻处。’忧谗畏讥,思深意苦。”他们的评语,不是语焉不详,就是牵强附会。

  此词如果直率地去赏析,题旨不见得空濛,那是在无边的春色中勾起了对美好的往事回忆留恋。如果要查问是什么样的美好往事(好梦),词中并末明言,这就是所谓“空濛”吧。其实正是欲吐还含,才是诗词的本色,否则让作者把自己的思维活动,作北朝民歌中的“老女不嫁,蹋地呼天”式的赤裸裸地掏出来,那就不能算是词了。

  “六曲阑干偎碧树,杨柳风轻,展尽黄金缕。”主人公斜倚在绿树下的六曲阑干上,看着在微风中飘荡的柳丝,忽然发现原来在冬季叶落后呈金黄色的柳条已经全都变成绿色了。这意味着繁茂的春天已经来到了人间,而且此时已不是初春,应该是仲春了。主人公不是在欣赏春景,而是他(她)正心神不定、愁肠九折。“六曲阑干”,表面是实景,阑干有六个曲折,暗示主人公的思绪曲折宛转。“杨柳风轻”,表示主人公的感情之不平静,象微风中的柳丝似的动荡不定。这种情绪上的波动,正是被“展尽黄金缕”的繁春所激起的。

  “谁把钿筝移玉柱?穿帘海燕惊飞去。”是谁把秦筝的雁柱移动了,使它的音调那样的哀怨,以致成双的燕子惊得穿过帘幕飞出去了。正是主人公自己移动了雁柱,他处在春光明媚、美景良辰的时刻,却受到孤独的袭击,这种没有知音、失去知心的哀怨,在秦筝中可以得到宣泄。主人公的孤单,连双双的海燕也忍受不了而离去。燕子之“惊”,不是被秦筝之乐声所惊动,而是忍受不了主人公的孤独,燕子总是成双成对的啊。这两句表面写主人公在弹筝、燕子飞去的外景,实则流露了主人公无限的孤独、空虚之怨抑。由于表达得委婉含蓄,感情埋藏得深邃,所以有“空濛”之感。“钿筝”,用金花装饰的秦筝,以示乐器之华贵。

  “满眼游丝兼落絮”,换头词意,紧扣上阕。“落絮”和杨柳碧树遥相照应,又和时间季节相连贯,先是柳树变青,接着全部脱尽枯黄叶,然后开花落絮。这就是张炎在《词源》中所强调的“最是过片,不要断了曲意,须承上接下”论点的体现。游丝落絮,是春暮的景象,游丝撩绕,暗示主人公的心头撩乱。落絮纷纷,主人公感慨繁华之将歇,启下文之情思

  “红杏开时,一霎清明雨。”红杏在二月开放,清明节是在三月份,时序在向前推移,春光在逐渐消逝,又是“清明时节雨纷纷”之际,“雨纷纷”,人的情绪也在“纷纷”。“一霎”二字,透露了对幸福、欢乐消逝得快速的伤感,也是对失去的美好生活的留恋。

  “浓睡觉来慵不语,惊残好梦无寻处!”此两句是全词的“警策”。上文的大量写景的“空濛”,在这里得到了落实。前一句是把“空濛”的面纱揭开了,露出了主角,“睡”和“语”都是人的活动内容。酣睡醒过来懒洋洋的不说话,其实主人公根本没有睡,他是沉浸在深深的回忆之中,深陷到忘却了周围一切存在的境界,等到他从回忆中苏醒过来的时候,他感到痛苦,委顿,心力交瘁,又堕入了另一种沉思,他是在追忆没有作完的好梦,未完成的好梦将从哪儿去找寻。“浓睡”是对过去的荣华追忆,那么寻找“惊残”的“好梦”就是在探索未来幸福的蓝图。而“无寻处”却给予主人公当头一棒,震得他内心颤抖,意志消沉(慵不语)。“慵不语”别本作“莺乱语”,两者有很大出入。“慵不语”是主人公自身的活动,他的“不语”是为了寻找惊残的好梦。而“莺乱语”则是外部的干扰,所以理解为“浓睡”是被“莺乱语”而吵醒的,又关合到“惊”字,即好梦是被“莺乱语”而“惊残”的,这样,破坏主人公的甜蜜生活者就是“莺”了,莫怪陈廷焯要说“忧谗畏讥,思深意苦”。出现这两种写法的原因,关键在于“惊残”的“惊”字。“莺乱语”以为如果没有莺声嘈杂的干扰,好梦就不会被惊醒。逻辑上固然很对,然而辞意太直,意境索然。不若“慵不语”的曲折含蓄,让主人公在幸福的回忆之中醒过来之后,感到眼前现实生活的痛苦,再进入对不可知的未来生活的探索。使主人公的感情,跌进痛苦的万丈深渊,达到不能自拔的地步,这种含意,尽在“慵不语”之中,故远胜“莺乱语”。至于“惊”,不必让莺语去干,让主人公自己去惊觉,主动性会更大,对客观干扰的感受性会更强。

  此词写春景是五光十色,眼花缭乱,然而情调是忧伤哀怨的,这就是乐景为哀情服务的高超艺术手法。

冯延巳简介

冯延巳 (903--960)又名延嗣,字正中,五代广陵(今江苏省扬州市)人。在南唐做过宰相,生活过得很优裕、舒适。他的词多写闲情逸致辞,文人的气息很浓,对北宋初期的词人有比较大的影响。宋初《钓矶立谈》评其“学问渊博,文章颖发,辩说纵横”,其词集名《阳春集》。

南唐开国时,因为多才艺,先主李昪任命他为秘书郎,让他与太子李璟交游。后来李璟为元帅,冯延巳在元帅府掌书记。李璟登基的第二年,即保大二年(944年),就任命冯延巳为翰林学士承旨。到保大四年(946年),冯延巳终于登上了宰相的宝座。第二年,陈觉、冯延鲁举兵进攻福州,结果死亡数万人,损失惨重。李璟大怒,准备将陈觉、冯延鲁军法处死。冯延巳为救两人性命,引咎辞职,改任太子太傅。保大六年(948年),出任抚州节度使。在抚州呆了几年,也没有做出什么政绩。到了保大十年(952),他再次荣登相位。

延巳当政期间,先是进攻湖南,大败而归。后是淮南被后周攻陷,冯延鲁兵败被俘,另一宰相孙晟出使后周被杀。958年,冯延巳被迫再次罢相。当时朝廷里党争激烈,朝士分为两党,宋齐丘、陈觉、李征古、冯延巳等为一党,孙晟、常梦锡、韩熙载等人为一党。几次兵败,使得李璟痛下决心,铲除党争。于958年下诏,历数宋齐丘、陈觉、李征古之罪,宋齐丘放归九华山,不久就饿死在家中,陈觉、李征古被逼自杀。至此,宋党覆没。而冯延巳属于宋党,居然安然无恙,表明李璟对冯延巳始终信任不疑,也可能是冯延巳作恶不多。罢相两年后,即公元960年,冯延巳因病去世,终年五十八岁。也就是这一年,赵匡胤夺取天下,建立起北宋王朝。再过一年(961),李璟去世,李煜即位。

冯延巳的人品,颇受非议,常常被政敌指责为“奸佞险诈”(文莹《玉壶清话》卷十),“谄媚险诈”(陆游《南唐书·冯延巳传》)。他与魏岑、陈觉、查文徽、冯延鲁五人被称为“五鬼”。政敌的攻击,难免言过其实,但冯延巳一再被人指责,似乎也不是毫无根据。冯延巳的政治见解和政治才干确属平庸。比如他曾说:“先主李昪丧师数千人,就吃不下饭,叹息十天半月,一个地道的田舍翁,怎能成就天下的大事。当今主上(李璟),数万军队在外打仗,也不放在心上,照样不停地宴乐击鞠,这才是真正的英雄主。”(据马令《南唐书·冯延巳传》)这番话,足见冯延巳政治上的平庸荒唐。

跟李璟、李煜一样,冯延巳也多才多艺,这也是李璟信任他的重要原因。他又工书法,《佩文斋书画谱》列举南唐十九位书法家的名字,其中就有冯延巳的大名。他的诗也写得工致,但流传下来的仅有一首。不过冯延巳最著名最有成就的,还是词。冯延巳词的特点,可以用四个字来概括:因循出新。所谓“因循”,是说他的词继承花间词的传统,创作目的还是“娱宾遣兴”,题材内容上也没有超越“花间词”的相思恨别、男欢女爱、伤春悲秋的范围。所谓“出新”,是说他的词在继承花间词传统的基础上,又有突破和创新。

清明节

本文提供鹊踏枝·清明原文,鹊踏枝·清明翻译,鹊踏枝·清明赏析,鹊踏枝·清明拼音版,冯延巳简介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 | http://www.83366.net/shi/628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