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兰花·池塘水绿风微暖拼音版

作者:晏殊 朝代:宋朝
木兰花·池塘水绿风微暖原文
池塘水绿风微暖。记得玉真初见面。重头歌韵响铮琮,入破舞腰红乱旋。
玉钩阑下香阶畔。醉后不知斜日晚。当时共我赏花人,点检如今无一半。
木兰花·池塘水绿风微暖拼音版
chí táng shuǐ lǜ fēng wēi nuǎn 。jì dé yù zhēn chū jiàn miàn 。zhòng tóu gē yùn xiǎng zhēng cóng ,rù pò wǔ yāo hóng luàn xuán 。
yù gōu lán xià xiāng jiē pàn 。zuì hòu bú zhī xié rì wǎn 。dāng shí gòng wǒ shǎng huā rén ,diǎn jiǎn rú jīn wú yī bàn 。
※提示:拼音为程序生成,因此多音字的拼音可能不准确。

晏殊的诗词大全 晏殊的代表作 写过的诗词

《浣溪沙·一曲新词酒一杯》 《相思儿令》 《浣溪沙·一曲新词酒一杯》 《清平乐·红笺小字》 《少年游》 《无题·油壁香车不再逢》 《燕归梁》 《木兰花·燕鸿过后莺归去》 《浣溪沙·一向年光有限身》 《无题·油壁香车不再逢》 《渔家傲·画鼓声中昏又晓》 《中秋月(十轮霜影转庭梧)》 《采桑子·时光只解催人老》 《玉楼春·春恨》 《瑞鹧鸪(咏红梅)》 《诉衷情·芙蓉金菊斗馨香》 《少年游·重阳过后》 《殢人娇》 《瑞鹧鸪》 《玉楼春·春恨》 《破阵子·燕子欲归时节》 《渔家傲》 《诉衷情(寿)》 《玉堂春》 《蝶恋花·槛菊愁烟兰泣露》 《浣溪沙(一曲新词酒一杯)》 《滴滴金》 《破阵子》 《撼庭秋·别来音信千里》 《浣溪沙·玉碗冰寒滴露华》 《踏莎行·祖席离歌》 《踏莎行·碧海无波》 《浣溪沙·小阁重帘有燕过》 《送凌侍郎还宣州》 《浣溪沙·玉碗冰寒滴露华》 《睿恩新》 《踏莎行》 《望汉月》 《破阵子·春景》 《破阵子·春景》 《采桑子(石竹)》 《破阵子·燕子欲归时节》 《迎春乐》 《清平乐·红笺小字》 《诉衷情·芙蓉金菊斗馨香》 《长生乐》 《诉衷情·东风杨柳欲青青》 《蝶恋花·槛菊愁烟兰泣露》 《红窗听》 《山亭柳·赠歌者》 《清平乐·金风细细》 《木兰花·池塘水绿风微暖》 《浣溪沙·一向年光有限身》 《木兰花·池塘水绿风微暖》 《秋蕊香》 《胡捣练》 《喜迁莺·花不尽》 《凤衔杯》 《清平乐·金风细细》 《撼庭秋·别来音信千里》 《山亭柳·赠歌者》 《拂霓裳》 《鹊踏枝》 《诉衷情·东风杨柳欲青青》 《木兰花·燕鸿过后莺归去》 《送凌侍郎还宣州》 《踏莎行·小径红稀》 《望仙门》 《喜迁莺·花不尽》 《少年游·重阳过后》 《踏莎行·小径红稀》 《踏莎行·碧海无波》 《渔家傲·画鼓声中昏又晓》 《采桑子·时光只解催人老》

木兰花·池塘水绿风微暖译文及注释

译文春天的风,带着一丝微微的暖意,吹皱一池碧水,至今记忆犹新,与那玉真仙女头一次见面。歌喉清脆又婉转,韵律往复又回环。舞姿婀娜轻盈,脚踏节拍飞转,红裙飞舞眼缭乱。玉砌的钩兰之下,花丛台阶之畔,醉酒之后,全然不觉夕阳西下,天色近晚。当年和我一起赏花的人儿,如今细细查点,不足半数在身旁。

注释玉真;仙女的名字。这里只晏殊家里的歌妓名。重(chóng虫)头;一首词前后阕字句平仄完全相同者称作“重头”,如《木兰花》便是。琤琮(chēngcōng称从);玉器撞击之声,形容乐曲声韵铿锵悦耳; 琮:玉声,比喻玉真嗓音脆美如玉声。入破;唐宋大曲一个音乐段落的名称(唐、宋大曲在结构上分成三大段,名为散序、中序、破。入破,即为破的第一遍。乐曲中繁声,与“重头”一样为官弦家术语。),这里形节奏开始加快。红乱旋:大曲在中序时多为慢拍,入破后节奏转为急促,舞者的脚步此时亦随之加快,故云。红旋,旋转飞舞的红裙。香阶:飘满落花的石阶。共我赏花人:自己和一同观看玉真歌舞的同伴。点检:检查,细数。“点检”句:言自己如今年纪已老,当年歌舞场上的同伴大都已经不在人世。

木兰花·池塘水绿风微暖赏析

  此词以往日之“歌韵琤琮”、“舞腰乱旋”的热烈场面,对照当日之孤独寂寞,上下片对比强烈,思念之情自然流露出来。全词采用前后互见的手法,有明写,有暗示,有详笔,有略笔,写得跌宕有致,音调谐婉,意韵深长。

  首句“池塘水绿风微暖”中的“水绿”、“风暖”两个细节暗示出时令为春天,好风轻吹,池水碧绿。这一句是通过眼观身受,暗示词人当时正漫步园中,这眼前景又仿佛过去的情景,所以引起“记得”以下的叙写。此句将“风”与“水”联一起,又隐隐形成风吹水动的迷人画面,同时又由池水的波动暗示着情绪的波动,可谓蕴含丰富。

  “记得”以下词人写了一个回忆中春日赏花宴会上歌舞作乐的片断。首先以详笔突出了当时宴乐中最生动最关情的场面:“记得玉真初见面。”“玉真”即绝色女子之代称。紧接着“重头歌韵响琤琮,入破舞腰红乱旋。”写这位女子歌舞之迷人。这是此词中脍炙人口的工丽俊语。上下句式音韵完全相同名“重头”,“重头”讲究回环与复叠,故“歌韵”尤为动人心弦。唐宋大曲末一大段称“破”,“入破”即“破”的第一遍。演奏至此时,歌舞并作,以舞为主,节拍急促,故有“舞腰红乱旋”的描写。以“响琤琮”写听觉感受,以“红乱旋”写视觉感受,这一联写歌舞情态,虽未著一字评语,却赞美之意顿出。

  下片第一句“玉钩阑下香阶畔”,点明一个处所,大约是当时歌舞宴乐之地。故此句与上片若断实联。“醉后不知斜日晚”,作乐竟日,毕竟到了宴散的时候,这句仍写当筵情事。同时,黄昏斜日又象征人生晚景。所以,此句又关当时及往昔,这样就为最后抒发感慨作了铺垫。

  张宗橚《词林纪事》中说:“东坡诗:‘樽前点检几人非’,与此词结句同意。往事关心,人生如梦,每读一遍,不禁惘然。”的确,此词结句“当时共我赏花人,点检如今无一半”,留给读者的回味和思索是深长的。

木兰花·池塘水绿风微暖鉴赏

  这是一首怀旧之作。本词追忆早年初见美人时的喜悦与欢欣及今日物是人非的惆怅,在对比中抒发好景不长的人生感慨。词中以往昔“歌韵琤琮”、“舞腰乱旋” 的欢乐场面与今日“点检无一半”的凄清境况对比,抒发了强烈的人生无常的伤感之情。词中所写景物:池塘、绿水、阑干、香阶,均兼关昔今。物是人非,更兼日斜时暮,遂使词人汕然而生故交零落、人生如梦之感。全词以极优美的文辞来流露出词人关于宇宙无穷,人生短暂,景物依然,物是人非的凄然感慨。

  最折磨人的感觉,不是痛苦,而是惆怅的情绪;最令人伤感的,不是生离死别,而是景色依然,人已天涯云杳。“当时共我赏花人,点检如今无一半”——古典的诗意世界,已经远离现实的生活。只希望那些梦里飘飞的花瓣,洋洋洒洒地永远飘落在我的精神世界里。沉湎在回忆中,感觉人生是孤独的,人生其实就是一场寂寞的旅行,没有人可以陪你走到最后。所有的痛苦和美好,都终将随着岁月慢慢远去。云聚云散,潮起潮落。再回首,往事却已随风而去,了无痕迹,最后,还剩下些许淡淡的忧伤和回忆。

晏殊简介

晏殊(991-1055)字同叔,北宋政治家、文学家。抚州临川(今属江西)人。七岁能文,十四岁以神童召试,赐同进士出身。在真、仁两朝从秘书省正字到知制诰,礼部、刑部、工部尚书,同中书门下平章事、集贤殿大学士兼枢密使。谥元献。平生爱荐举贤才,范仲淹韩琦欧阳修等名臣皆出其门下。他一生富贵优游,所作多吟成于舞榭歌台、花前月下,而笔调闲婉,理致深蕴,音律谐适,词语雅丽,为当时词坛耆宿,在北宋文坛上享有很高的地位。诗、文、词兼擅。《宋史》本传说他「文章赡丽,应用不穷。尤工诗,闲雅有情思」。词作受冯延已的影响较深,与欧阳修并称「晏欧」。题材比较狭窄,对南唐词因袭成分较大。由于一生显贵,词作主要反映富贵闲适生活,以及在这种生活环境中产生的感触和闲愁。《浣溪沙(无可奈何花落去)》是其代表作,其中「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为传诵之名句。间或流露出旷达情怀,概括出对人们有启迪的人生哲理艺术风格和婉明丽,清新含蓄。所作皆为小令,善于即景抒情,以鲜明生动的形象,构成形神兼备的意境,写景重其精神,前人评为「更自神到」。语言精炼浑成。这是他的词作内容虽一般却能万口流传的主要原因。在小令的写作技巧上,晏殊有所发展,且使之日臻纯熟。原有集,已散佚,仅存《珠玉词》130多首及清人所辑《晏元献遗文》。又编有类书《类要》,今存残本。

怀旧 写景 感伤 人生

本文提供木兰花·池塘水绿风微暖原文,木兰花·池塘水绿风微暖翻译,木兰花·池塘水绿风微暖赏析,木兰花·池塘水绿风微暖拼音版,晏殊简介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 | http://www.83366.net/shi/731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