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楼·旧时心事拼音版

作者:程垓 朝代:宋朝
最高楼·旧时心事原文
旧时心事,说著两眉羞。长记得、凭肩游。缃裙罗袜桃花岸,薄衫轻扇杏花楼。几番行,几番醉,几番留。
也谁料、春风吹已断。又谁料、春风吹已断。又谁料、朝云飞亦散。天易老,恨难酬。蜂儿不解知人苦,燕儿不解说人愁。旧情怀,消不尽,几时休。
最高楼·旧时心事拼音版
jiù shí xīn shì ,shuō zhe liǎng méi xiū 。zhǎng jì dé 、píng jiān yóu 。xiāng qún luó wà táo huā àn ,báo shān qīng shàn xìng huā lóu 。jǐ fān háng ,jǐ fān zuì ,jǐ fān liú 。
yě shuí liào 、chūn fēng chuī yǐ duàn 。yòu shuí liào 、chūn fēng chuī yǐ duàn 。yòu shuí liào 、cháo yún fēi yì sàn 。tiān yì lǎo ,hèn nán chóu 。fēng ér bú jiě zhī rén kǔ ,yàn ér bú jiě shuō rén chóu 。jiù qíng huái ,xiāo bú jìn ,jǐ shí xiū 。
※提示:拼音为程序生成,因此多音字的拼音可能不准确。

程垓的诗词大全 程垓的代表作 写过的诗词

《一剪梅(冬至)》 《蝶恋花(月下有感)》 《瑞鹧鸪(春日南园)》 《蝶恋花(自东江乘晴过_颐渚园小饮)》 《满庭芳(时在临安晚秋登临)》 《谒金门(陪苏子重诸友饮东山)》 《望秦川(早春感怀)》 《卜算子·独自上层楼》 《最高楼·旧时心事》 《孤雁儿(有尼从人而复出者,戏用张子野事赋此)》 《好事近(待月不至)》 《渔家傲(独木小舟烟雨湿)》 《四代好》 《凤栖梧(送子廉侄南下)》 《瑶阶草》 《谒金门(病起)》 《雪狮儿》 《蝶恋花(春风一夕浩荡,晓来柳色一新)》 《芭蕉雨》 《摊破江城子》 《凤栖梧(客临安,连日愁霖,旅枕无寐,起作)》 《渔家傲·独木小舟烟雨湿》 《最高楼(旧时心事)》 《好事近(资中道上无双堠感怀作)》 《愁倚阑(三荣道上赋)》 《眼儿媚(陆校:按此调亦系朝中措,作眼儿媚误)》 《闺怨无闷》 《折红英》 《清平乐(咏雪)》 《红娘子》 《愁倚阑(春犹浅,柳初芽)》 《最高楼·旧时心事》 《鹧鸪天(寄少城)》 《水龙吟(夜来风雨匆匆)》 《孤雁儿》 《满江红(忆别)》 《祝英台(晚春)》 《摊破南乡子》 《一落索(歌者索词,名之一东)》 《朝中措(茶词)》 《瑞鹧鸪(瑞香)》 《酷相思·月挂霜林寒欲坠》 《渔家傲(彭门道中早起)》 《木兰花(二江得书作)》 《醉落魄(赋石榴花)》 《临江仙(合江放舟)》 《乌夜啼(醉枕不能寐)》 《谒金门(荼_)》 《谒金门(杏花)》 《酷相思·月挂霜林寒欲坠》 《醉落魄(别少城,舟宿黄龙)》 《南歌子(杨光辅又寄示寻春)》 《酷相思(月挂霜林寒欲坠)》 《望江南(夜泊龙桥滩前遇雨作)》 《菩萨蛮(正月三日西山即事)》 《意难忘》 《小桃红》 《生查子(春日闺情)》 《凤栖梧(南窗偶题)》 《卜算子·独自上层楼》 《清平乐(酬王静父红木犀词)》 《浣溪沙(病中有以阑花相供者,戏书)》 《菩萨蛮(访江东外家作)》 《朝中措(汤词)》 《朝中措(咏三十九数)》 《上平西(惜春)》 《卜算子(独自上层楼)》 《鹊桥仙(秋日寄怀)》

最高楼·旧时心事赏析

  南宋词人程垓风流倜傥,他曾于一妓感情甚笃,不知为何竟分道扬镳,但程垓并未因时间的过去而减弱对该妓的思念之情,这首词就是作者描述了他们俩的爱情悲剧及其对心灵产生的创痛,这从一个侧面反映了作者对该妓的痴迷。

  这首词,遣字造句,通俗易懂,但其章法艺术却独具一格,曲尽其情。上片起句“旧时心事,说着两眉羞”,开门见山,直说心事,直披胸坎,为全词之纲,以下文字皆由此生发,深得词家起句之法。“旧时”,为此词定下了“回忆”的笔调,“长记得”以下至上片结句,都是承此笔势,转入回忆,并且皆由“长记得”三字领起。作者所回忆的内容,是给他印象最深刻的、使他长留记忆中的两年事,一是游乐,一是离别,前者是最痛快的,后者是最痛苦的。他以这样的一喜一悲的典型事例,概括了他与她的悲欢离合的全过程。写游乐,他所记取的是最亲密的形式——“凭肩游”,和最美好的形象——“缃裙罗袜桃花岸,薄衫轻扇杏花楼”。因系恋人春游,所以用笔轻盈细腻,极尽温柔细腻情态,心神皆见,浓满视听。写其离别,则用了三个短促顿挫、迭次而下的三字句:“几番行,几番醉,几番留。”作者写离别,没有作“执手相看泪眼”之类的率直描述,而是选取了“行”、“醉”、“留”三个方面的行动,并皆以“几番”加以修饰,从而揭示情侣双方分离时心灵深处的痛苦和依依不舍。“行”是指男方将要离去:“醉”是写男方为了排解分离之苦而遁入醉乡,在片时的麻醉中求得解脱:“留”,一方面是女方的挽留,另方面也是因为男方大醉如泥而不能成“行”。作者在《酷相思》中曾说:“欲住也,留无计。”“醉”可能是无计可生时的一“计”。这些行动,都是“几番”重复,其对爱情的缠绵执着,便不言而喻了。作者写离别,仅用了九个字,却能一波三折,且将写事抒情熔为一炉,的确是词家正宗笔法。作者在写游乐和离别时,都刻画了鲜明的人物形象。前者“缃裙”云云,通过外表情态的描绘,娇女步春的形象,飘然如活;后者则主要是写男方的凄苦形象,而侧重于灵魂深处的刻画。

  上片的回忆,尤其是对那愉快、幸福时刻的回忆,对于词的下片所揭示的作者的爱情悲剧及其给予作者的无可弥缝的感情创伤,是必不可少的,回忆愈深,愈美,愈见离别之苦和怨思之深。这正是词家所追求的抑扬顿挫之法。

  下片起句以有力的大转折笔法写作者的爱情悲剧。

  “春风”、“朝云”,皆以喻爱情。但是,好景未长,往日的眷恋,那缃裙罗袜、薄衫轻扇的形象,便一如春风之吹断,朝云之飞散,一去不复返了,悲剧,酿成了。作者用“也谁料”、“又谁料”反复申说事出意外,深沉的悲痛之情亦隐含其间。“天易老”以下直至煞尾,都是抒发作者在爱情破灭之后难穷难尽的“恨”、“苦”、“愁”,而行文之间,亦颇见层次。“天易老,恨难酬”,总写愁恨这深。这句承风断云飞的爱情悲剧而来,同时也是下文抒写愁恨的总提,是承上启下的关键句。“蜂儿”、“燕儿”两句,是写心底的愁苦无处诉说,亦不为他人所理解,蜂、燕以物喻人,婉转其辞。作者当时的孤独凄苦和怨天尤人的情绪由此可见。这种境遇,自然就更进一步增加了他内心的痛苦,从而激荡出结句“旧情怀,消不尽,几时休”的感慨。这个结句,既与起句“旧时心事”相照应,收到结构上首尾衔接、一气卷舒之效,更重要的是它以重笔作结,迷离怅惘,含情无限,含恨无穷,得白居易长恨歌》结句“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之意,词人对旧情的怀恋与执着,于此得到进一步表现。

  从以上分析中,可以看出这首词的章法结构是颇具特色的。它不仅脉理明晰,而且能一波三折,层层脱换;虚实轻重(上片回忆是虚写,为衬笔;下片是实写,为重笔),顿挫开合,相映成趣。这种章法艺术是为表现情旨枉曲、凄婉温细的思想内容而设的。而这种章法艺术,也确实较好地表现了这种内容,直使全词写得忽喜忽悲,乍远乍近,语虽淡而情浓,事虽浅而言深,遂使全词成为艺术佳作。

  这首词的另一个艺术特点是对句用得较多、较好。第一是较多。词中的“缃裙罗袜桃花岸”与“薄衫轻扇杏花楼”为对,“天易老”与“恨难酬”为对,“春风吹已断”与“朝云飞亦散”为对,“蜂儿不解知人苦”与“燕儿不解说人愁”为对。第二是用得较好。最值得一提的是“缃裙”两句。这两句全是名词性的偏正结构的词组成对。“裙”是缃色(缃,浅黄色)的裙,“袜”是罗料(罗,质地轻柔、有椒眼花纹的丝织品)的袜,“衫”是“薄衫”,“扇”是“轻扇”,仅此四个词组,就把一个花枝招展、袅娜多姿的美女形象成功地塑造出来。“桃花岸”对“杏花楼”,是其畅游之所。更值得注意的是,两句之中没用一个动词,却把动作鲜明的游乐活动写了出来。这里不得不佩服作者的造词本领。“春风”两句,也颇见功底。“春风”、“朝云”作为爱情的化身,与“缃裙”、“薄衫”两句极为协调。作者把“春风”与“吹已断”、“朝云”与“飞亦散”这两组美好与残破本不相容的事物现象分别容纳在两句之中,并且相互为对,所描绘的物象和所创造的气氛都是悲惨的,用以喻爱情悲剧,极为贴切。

  悲剧,就是把美好的东西撕碎给人看。还有,这首词的对句,都是用在需要展开抒写的地方,不管是描摹物象还是创造气氛,都可以起到单行的散体所起不到的作用。这都是这首词的对句用得较好的表现。当然,这首词并非完美无缺,确实存在一些不容否定的缺点,主要体现在:一是还缺乏开阔手段,即对句所容纳的生活面还嫌狭小;二是近曲。这两点不足,从“蜂儿”、“燕儿”一对中可以看得比较清楚。但是,瑕不掩瑜,它并未影响到这首词的艺术整体,这首词仍不失为一篇佳作。

程垓简介

程垓,字正伯,眉山(今属四川)人。苏轼中表程之才(字正辅)之孙。淳熙十三年(1186)游临安,陆游为其所藏山谷帖作跋,未几归蜀。撰有帝王君臣论及时务利害策五十篇。绍熙三年(1192),已五十许,杨万里荐以应贤良方正科。绍熙五年(1194)乡人王称序其词,谓「程正伯以诗词名,乡之人所知也。余顷岁游都下,数见朝士,往往亦称道正伯佳句」。冯煦《蒿庵论词》:「程正伯凄婉绵丽,与草窗所录《绝妙好词》家法相近。」有《书舟词》(一作《书舟雅词》)一卷。
宋词精选 怀念 爱情 感伤

本文提供最高楼·旧时心事原文,最高楼·旧时心事翻译,最高楼·旧时心事赏析,最高楼·旧时心事拼音版,程垓简介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 | http://www.83366.net/shi/7502.html